<label id="hxgjr"><input id="hxgjr"></input></label>
<label id="hxgjr"></label>
      <output id="hxgjr"><ruby id="hxgjr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<output id="hxgjr"></output>
      <code id="hxgjr"><delect id="hxgjr"></delect></code>
    1. <td id="hxgjr"></td>
      <code id="hxgjr"><strong id="hxgjr"><source id="hxgjr"></source></strong></code>
    2. <var id="hxgjr"><strong id="hxgjr"><source id="hxgjr"></source></strong></var>

      1. <output id="hxgjr"></output>
        <acronym id="hxgjr"><ruby id="hxgjr"><div id="hxgjr"></div></ruby></acronym>

        <big id="hxgjr"></big>
        <mark id="hxgjr"></mark>
        <code id="hxgjr"><menuitem id="hxgjr"></menuitem></code>

        <td id="hxgjr"><strong id="hxgjr"></strong></td>
            中国质量新闻网
            您当前位置: 新闻中心>>中国国门时报>>第四版

            读宋长征的《慢时光,牵牛而过》

            2018-07-17 09:28:00 中国质量新闻网-中国国门时报

            乡村的精神图谱

            ——读宋长征的《慢时光,牵牛而过》

            □秦?#24433;?/p>

            “村庄里没有哲人,也不繁衍思想”,但乡土写作却是中国文学一道靓丽的风景线,特别是在当下这个一切都在急剧消失与篡改的时代,把乡土装进文?#25351;?#26159;层出不穷,宋长征新著《慢时光,牵牛而过》即属此类。在书中,作者以回望的姿态,素描乡村事物,勾勒民间冷暖,让我们在?#20889;?#22823;地的心音中,聆听到乡土世界里的天籁?#25509;鎩?/p>

            作为一名理发师、农民和签约作家,多重的身份,让宋长征的散文兼具诗情与哲性、敏锐与平和、淳朴与厚重。在书中,他以一缕乡愁为线索,以一叶草、一粒粟、一?#21364;啊?#19968;把锄为着眼点,深切地表现出对农耕文明的怀念,从中亦体现出对乡村文明、文化的传承。在宋长征的眼里,乡野是他的根,他是乡土世界的一部分,所以他的乡土散文既不是游子的“回乡偶书”,也不是士大夫式的“悯农”“伤农”之曲,而是内在于乡野的“村居抒?#22330;薄?/p>

            在书中,所有的草木都是有生命和情感的。豆田里如?#23433;?#27602;”一样繁殖的菟丝子,在作者的眼里,却是《菟丝子的魔法》。即使它用“?#24863;?#30340;尖刺,刺进豆苗的肌肤”进行附生,也被作者看成是一种“近乎于痴情”的“爱”。《水中的红蜡烛》就是?#29260;眩?#31062;母用它编草筐、草墩子,文?#25628;?#22763;将它?#35889;?#20185;家之品,皇后食后生了梁高祖,村里的?#29260;选?#25806;起一根红红蜡烛”,那是乡亲们“红红的日子”。?#35910;?#30460;生姿车前草》,虽然“车前当道”,但“兼具万物之灵”,充满鲜活,因为它总是“在黎明?#19979;貳薄!?#23567;家子气的水萝卜棵》并不是因为水萝卜小气,而是“我们的日子?#34892;?#31384;迫,偏偏转嫁到水萝卜棵的头上”……不管是静默的草木,还是琐碎的乡村日子,或是变幻无常的风雨雷电,都在作者飘逸的思绪、饱满的情?#22330;?#31354;灵的文字、诗意的表达下,充满了生命与阳光。

            书中,不仅有乡村风物,还有江湖。《剃头挑子的江湖》从大清的律法中走来,从张一刀传到李二刀……再?#20581;?#25105;”,从走村窜乡的剃头?#36710;?#30331;堂入室的美发师,那是四百年的光影与江湖。《鲁班来过我们村》谈的是木?#22330;?#26449;里学木匠要拜师,做木匠为“挣点一家人糊口的口粮”,到了“只注重其表的年代”,没有绳墨,也没有了规矩与法度。木匠营生的?#19994;?#21644;退缩,让鲁班“寂寞的走过”,那是一个时代的背影。《樵斧:从斧子开始,到哪里结束》,“浸透着水与火的筋骨”,既有爱说大话的“程咬金的三斧子”,也?#24515;?#20146;?#20132;?#30456;传的?#23433;?#26023;”,还有李锐《太平风物》里“十五起连环杀人”的利器,它的开?#21152;?#32467;束都“游走在民间。”《田漏:乡村时间的刻度》,不仅“是一个?#25628;?#33033;里的日?#23567;保?#36824;有乡民们的“去时路,来时路”。《耒耜:以骨为犁》,用?#32422;?#30340;“坚守与贞静,在史册留下一道深深的刻痕”,那是中国两千多年的“农耕文明”以及“万物花开”……采用交叉镶嵌的手法,将物和人、事完美地融于一炉,构成一种宏大而悲壮的背景,让乡村的江湖变得气势磅礴,意境深远。

            这种文化的深远,在书中考据式的书写中随处可见。《诗经》《易经》《史记》《国语》《汉书》《农书》《本草纲目》等?#20598;?#20316;者信手拈来,不仅?#34892;?#21069;脉又生发新语,而?#19968;勾?#20992;阔斧地将神话传说、历史典?#39318;?#28982;而然地契合在他的乡土描绘中,与厚朴的乡村达成内在的一致。

            “乡土和孤异是我们通向普遍世界的唯一道路。”书中,?#20999;?#33609;木风物、田野庄稼,?#23478;?#35799;意的方式站立成昂扬的姿态,那不仅是农人用简朴的一生丈量的结果,更是乡村的精神图谱。

            《中国国门时报》

            (责任编辑: 小易 )
      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      声明:

            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质量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质量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?#40092;?#20316;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质量新闻网”。违反?#40092;?#22768;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若需转载本网稿件,请致电:010-84639548。

            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质量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?#25237;?#20854;真实性负责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直接点击《新闻稿件修改申请表》表格填写修改内容(所有选项均为必填),然后发?#22987;?#33267;[email protected],以便本网尽快处理。

            图片新闻
            • CR-V初心不改,再次收获消费者认可

            • 斯柯达用户倒被要求付10万折旧费

            • 武汉:“物联网+电梯安全”进社区

            • 当阳纯派服饰有限公司召回部分童装 ...

            • 风光S370正式上市售价6.99万元

            最新新闻
            热门点击
           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福彩20选八 辽宁11选5技巧规律 新疆十一选五选号秘籍 8个数复式三中三怎么组 德克萨斯扑克怎么玩 时时彩后三杀码技巧 哪里可以学扎金花技术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七乐彩中奖规则 腾讯彩票9月21 浙江体彩20选5带坐标走势图 老11选5杀号 体彩开奖直播网下载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福建31选开奖